推介:| 銅鑼灣乾炒牛河 | Mediator course | Hypnosis course | Dream Interpretation | NLP | English course |

發新話題
打印

[原創] 一個廣州人看香港的浮沉

一個廣州人看香港的浮沉

  我是在廣州出生長大的廣府系人士。我的親戚朋友和曾經的同事、客戶中有不少香港人,當然也多次去過香港。基於相同的語言文化,我應該能比天涯社區的許多外省網友更能準確和客觀地理解香港人的心態和想法。今天就開個貼聊一聊香港浮沉的緣由和過程。當然,我這個帖子肯定不會讓所有人,包括香港或大陸的網友滿意,也肯定會有嘲諷,謾駡,挖苦,質疑(例如質疑我是否“正宗”的廣州人或廣東人等等)。在此先聲明,我沒有興趣和這些人浪費時間,所有我認為屬於以上類型的跟帖都不會回復。如果各位網友想不受這些干擾,請使用帖子右上角的“只看樓主”功能。
      
        先列個提綱:  
          一、香港在世界和歷史上的定位  
          二、香港是幾時發達?怎樣發達的?  
          三、香港幾時開始衰落?標誌是什麼?  
          四、香港衰落的原因是什麼?  
          五、香港的前途如何?

        在論述前,先引用一個先知先覺者的話:

        這是值得高興的日子,但不用太興奮。它回來了(指香港回歸),至少是名義上回來了。不過人家政治、司法、行政自成一套,本質上就是和當年的租界沒區別。這不是貶低它,而是有話直說。這種單方面的事實獨立,再結合我們處於弱勢的意識形態地位,最終只能導致一個結果,就是:它發展的好了,是它民主自由、法制健全,抗拒我們干涉的結果;它發展遇到困難了,就是它自由受我們限制、法制被我們破壞、經濟被我們拖累的結果。總之,無論回歸後,它是好是壞,都極有可能把我們當作對立面,進行導向型攻擊。我本人,一點也不看好兩邊能互利互惠地作為一家人過日子。          ——1998年4月《回歸後續發展的幾點預測》,李欣欣,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研究院,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社會研究局副局長

        一、香港在世界和歷史上的定位
        曾有網友說:香港是西方(主要指歐美)在中國(或亞洲)的“橋頭堡”。這個說法大致正確,但感情色情太強,“橋頭堡”一詞有違中立性。
        我們可以這樣表述:香港是整個東亞地區中,在制度、文化、社會結構等各方面最接近西方的城市,因而成為西方世界在東亞的一個最重要的基地和視窗。所以,香港相對於大陸的興衰浮沉,其實就是西方世界相對於中國的興衰浮沉。
        基於香港社會對西方的親近性和親和性(與及地點適中),現在和可見的將來,它依然會擔當西方世界在東亞的重要基地和視窗的角色,依然會有許多世界500強企業將它的亞太區總部設在香港。所以香港不會淪為某些大陸網友所認為的小漁村,但它對中國內地的重要性和價值,就如西方對中國的重要性和價值一樣,還將繼續下降。
        換言之,如果西方對中國的重要性和價值依然象八、九十年一樣,那麼香港對大陸的重要性和價值也差不多會維持在那時的水準,還遠遠談不上衰落。  

       二、香港是幾時發達?怎樣發達的?  
        香港的發達並不是有些大陸網友所認為,是從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後才開始的。原因就是香港的定位並不只是西方對中國的基地和視窗,而是對整個東亞的基地和視窗。事實上直到80年代初,中國大陸對整個西方世界的貿易總額還是很小的,而當時香港已經有“亞洲四小龍之首”的美稱。香港這種歷史地位的來源可以追溯到二戰結束。由於二戰大大削弱了英法等老牌帝國的力量,戰後其殖民地紛紛獨立,相繼退出上海,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美託管50年)等地,香港就成為西方尤其英國可以直接控制和管治的最後堡壘。所以,香港的經濟起飛其實是從六十年代開始的,大致和新馬獨立同時。
      
        不過,香港在回歸前夕相對當時大陸的強勢,也的確直接來源和得益於中國的改革開放。80年代初期香港雖然號稱亞洲四小龍之首,但考察其普通居民的生活水準,也就和中國東南沿海城市2000年左右差不多,剛剛“小康”,談不上富裕。事實上,即使在香港人最牛逼的90年代,其優越感也主要是對於大陸和大陸人而言,而從來不是對於西方和西方人的。

        中國的改革開放除了大大刺激了香港經濟,使許多香港人大賺了中間暴利外,至少還有以下三種顯著的效益:
        1.許多香港本地工業如制衣、電子、塑膠、玩具等等,雖然本身的技術並不先進,但其產品貼近國際市場,有銷路,於是在一段時間高速擴張,許多香港老闆也紛紛往大陸投資設廠;
        2.許多外國知名品牌和企業初期不願直接投資大陸市場(因市場規模還不夠大,而且不熟悉,風險高),於是紛紛招攬香港人做代理;
        3.不少香港工人和基層職員得到晉升的機會,例如原來制衣廠的女工跟著老闆到大陸後,當上師傅和車間主任,等等。

        以上三種效益都在90年的中期(回歸前)達到最高峰,所以那的確是香港人的黃金時代。

        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不得不提,就是匯率的變化。如果說80年代大陸的官方外匯牌價是人為的,沒有多少參考價值的話,那麼基於民間自由交易形成的“黑市”價應該是比較接近真實的。80年代後期,至少有四五年時間人民幣:港元的“黑市”價是在45~50:100的範圍內窄幅上落。但隨著90年代大陸政府盯緊美元的匯率貶值政策,人民幣:港元曾去到>110:100,直到現在也沒有恢復80年代後期的水準。這就變相大大地拔高了香港人的生活水準,慫恿和鼓勵其固化自己的優越感,也出現了拿香港政府綜援的窮人居然有錢在內地包二奶等現象。
       三、香港幾時開始衰落?標誌是什麼?
        在90年代中期香港表面最風光的時候,它的衰落實際上就已經開始,迄今超過20年了,只不過近幾年才開始為人注意到和談論到罷了。
        為什麼這樣說呢?相信大家知道香港,認識香港,幾乎都是從它的流行歌和電視劇開始,那麼我們就從它的標誌性產業--傳媒娛樂業分析。

        90年代香港的傳媒娛樂業有三件事,足以證明香港開始衰落,香港人開始喪失所謂獅子山精神(如果它不只是一個傳說的話):

        1.資本力捧和固化“四大天王”
        有香港網友可能馬上會“指正”說,“四大天王”其實是某次演出活動隨口叫出來的名稱,不過後來被人承認和沿用罷了。這就是香港人的幼稚病。其實,如果沒有資本在背後的默許和支持,這種偶然出現的名堂是不會持久的,更不可能達到後來那種十幾年的壟斷局面。資本之所以力捧和固化“四大天王”,說明它們已經無意在樂壇艱苦創新,只想吃老本,舒舒服服地賺錢;或者說,將錢投入來錢更快更容易的行當,例如房地產,而不願再投入流行樂壇。
        香港資本和資本操縱的傳媒,將香港流行音樂的衰落歸結於盜版碟的衝擊,其實又是混淆視聽。在沒有翻版CD之前,在黑膠唱片時代,一樣有無數盜版音樂流行--翻錄的錄音帶。其數量之大,“技術”之容易掌握(人人都可盜版,只要有答錄機),遠遠超過初期的翻版CD。所以香港流行音樂的衰落可以有很多原因,但肯定和盜版無關。
         2.“三級片”氾濫
        所謂“三級片”就其商業性質來說,就是投資小,週期短,來錢快,拍攝製作容易的東西。雖然表面的原因可以勉強解讀為,當時內地人去香港開始容易起來了,為“三級片”提供了大量廉價勞動力。這一條和鼓吹“四大天王”一樣,都是香港資本不願辛苦創作,只想輕鬆賺錢的表現,同樣反映了香港人和香港社會創造力和創造精神的衰退。

         3.具有深刻西方背景某水果報和蘋果集團成立
        這標誌著香港社會政治化的開始(以前是“幾乎純商業社會”),也是撕裂的開始,儘管它宣稱的口號很動聽,而它的許多從業人員和讀者也對這些口號迄今信以為真。


相關搜索目錄: 投資 玩具 語言 娛樂 房地產

TOP

四、香港衰落的原因是什麼?

        許多人都談過不少香港衰落的原因,有些是容易看到和理解的,例如香港沒有什麼有競爭力的核心技術,香港多數人從事的航運,貿易,仲介,商業等是容易被學習和取代的,香港人並不比大陸人更聰明和更勤奮,香港的地產霸權,階層固化,流動困難等等。這些原因都有一定道理,但卻不能從整體上或全局上解釋香港的衰落。因為內地許多城市都有類似或更嚴重的問題,而香港的基礎畢竟比它們好得多。

        從根本上說,香港衰落之大,衰落之速,是其整個社會無論從制度上,文化上還是經濟聯繫上都企圖自絕於大陸(香港人或認為是“自立”於大陸)的結果。香港只想從與大陸的聯繫中獲得好處,而排斥(或者表面接受,內心抗拒)任何聯繫必然帶來的某種影響和改變,不論這種影響和改變是好是壞。由此,香港也就喪失了與大陸一起高速成長的機會(這個結論同樣適用於臺灣)。

        例如,香港一直自詡是“國際金融中心”。可是金融不是無本之木,它需要實業支撐,需要為實業服務才能實現自己的存在意義。那麼香港的金融業究竟為誰服務??大陸改革開放三十多年,除了少部分企業去過香港上市融資,部分香港的“地下錢莊”成為一些洗錢和灰色資金進出的管道外,絕大部分國內企業在其發展壯大過程中和香港的金融業關係很有限。外資跨國公司也只會幫襯跨國金融集團,結果,香港本土金融業跳不出服務港資企業的小圈子,也必然隨著港資企業的收縮而萎靡不振,所謂的“國際金融中心”幾乎已成笑柄,只靠國家關照的人民幣離岸中心地位勉強維持。一個很簡單的資料:1997年時香港股市的日均成交金額是滬深股市總和的10倍;到2015年整整掉了個頭,滬深股市日均成交金額總和是香港股市的10倍,而且滬深股市有10%的漲跌幅限制,實行T+1(當日買不能當日賣),香港股市無漲跌幅限制,實行T+0(當日買可以當日賣)。如果滬深股市也象香港股市那樣實行T+0而且解除漲跌幅限制,其日均成交金額將是香港的20倍不止。恰好,香港現在的經濟規模也就是整個大陸的5%以下,呵呵~~

        再譬如,香港租金之高早已讓中小商戶叫苦連天,但可以大量節省租金成本的網購卻因為技術落後,思想狹隘等原因發展寥寥,不成氣候。香港人自己也不想想,一個七百萬人的城市能有多少技術人才和商業人才?能產生多少有價值的商業idea和創新?一個13億人的國家又能有多少技術和商業人才?有多少有價值的idea和創新?不願意好好學習別人的長處,不願意端正態度,承認自己的落後,這樣的香港只能被越拋越遠。
        
        必須進一步指出,香港的衰落也和香港人的自私觀念有關。典型的例子是港珠澳大橋。這個工程原來是香港建築商胡應湘在九十年代後期提出的,但他扇完風點完火後就閃到一邊,只想打接工程賺錢的小算盤。然後香港和大陸,澳門討論近十年,結果是大陸方面承擔了最大部分的費用,而且拒絕了(大概也有中央扶持香港的壓力)深圳提出的接駁設想(即雙Y方案)。由此,香港企圖壟斷和“抽水”廣東西部出口貿易的私心昭然若揭。深圳雖然口頭不說什麼,甚至還會表示“深港一家親”云云,但從此徹底斷絕了與香港有任何實質性合作的念頭,香港也從此失去了深圳這個非常有實力的夥伴和後方。到現在港珠澳大橋還是一拖再拖,即使建成,基於香港根本就沒有多少實業輻射力,廣東西部的出口貨運也不會經它走(西部也有許多港口,誰要一定經香港?),最後還是得靠深圳搭救。

        所以廣東人常說:香港佬,算死草--就是精明過頭,連死了的草也要算錢。真正廣東人對香港人的瞭解其實是非常深刻的(估計比許多北方網友深刻),呵呵。  

      五、香港的前途如何?     

          其實90年代末的亞洲金融風暴就已經將香港的弱點暴露出來了。當時香港曾經有一年負增長,大批負資產人士,經濟蕭條,到處減薪失業,社會叫苦連天。2003年後開放自由行和世界經濟好轉又將問題暫時掩蓋。但是,僅靠賣奶粉和賣手袋等奢侈品能維持香港人所要求的高尚體面的生活嗎?何況這些奶粉和手袋也是別人的,而大陸人之所以跑去香港買奶粉和手袋,根本原因是內地進出口的政策限制和關稅成本。當內地的政策開放,自貿區發展起來,網購也成熟起來後,香港人再想賣奶粉和手袋都不可得了。

        坦率地說,香港的前途是黯淡的,儘管它不會一下子“死”去,它的衰落過程可能還會比較漫長,但它的衰落歷史大趨勢已經確定無疑了,而且不可能扭轉。這是因為香港社會的大多數人,不要說反對派和泛民的人,即使是所謂“建制派”內的大多數人,也依然沉迷在所謂“制度優越性”的幻象中,依然沉醉在所謂“獅子山精神”的夢境堙C所以他們不會從根本上改變對大陸的態度,也就不會從根本上變革香港社會,去除弊端,扭轉頹勢。

        例如梁振英政府最近就高調提出,要香港在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中發揮“超級聯繫人”的作用%A


相關搜索目錄: 自由行 建築 工程 融資

TOP

例如梁振英政府最近就高調提出,要香港在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中發揮“超級聯繫人”的作用。Oh my God!今時今日依然幻想神馬“超級聯繫人”,這要何種閉塞和自大才能說出來的話?!而且這是出自一個被反對派指責為“親中”的領導者之口(換言之,他對大陸的瞭解應該更客觀和深入)。如果說和西方國家貿易,香港畢竟時間較長,經驗較多,勉強還可以算大陸的老師的話,那麼“一帶一路”中都是些什麼國家?大部分是第三世界,發展中國家,例如巴基斯坦等。和這種國家貿易,大陸的知識和經驗遠勝香港,香港應該拜大陸為師才對。香港一沒知識,二沒經驗,三沒有這些發展中國家迫切需要的實用而廉價的技術(相反這三項大陸全有),憑什麼去當“超級聯繫人”?憑什麼讓人願意你當“超級聯繫人”??

        必須指出,不僅是大陸人不再需要香港這個中間商,西方人也不想再要香港這個中間商,這是中間商的必然宿命,香港人自己死抱中間商思維不放,只能自食其果,怪得了誰??

        儘管香港依然會長期作為西方在東亞地區的基地和視窗,但其中的收益越來越和普通香港人無關。譬如世界500強公司還會將亞太區總部設在香港,但其中的職位不過數十人,範圍不過財務,人事,行政,文秘之類。雖然薪水或較高,但得益人很有限,實質性的對人才需求量大的研發、生產、銷售、後勤等主要部門只會集中在內地。而且隨著內地人才的快速成長,這些香港的“高端”職務也很可能被內地人才佔據,或者被跨國公司內部越來越多熟知中國的外國人佔據。最後收益最大的依然只是這些高端寫字樓的業主--大地產商。所以香港企圖依靠的所謂“總部經濟”,只能裝點一下門面,滿足一下虛榮,很難起到實質拉動作用。

        香港人總愛將香港的發達歸結為“獅子山精神”,也就是香港人主觀上的聰明和勤奮,內部原因;大陸網友則喜歡將香港的發達歸結為各種特殊的歷史條件,也就是客觀的外部原因。

        我看以後大陸網友不必再和他們爭了,香港人喜歡吹噓自己,就讓他們去吹好了,不管這個“獅子山精神”是否曾經擁有,是否已成過去,都不重要了。因為我們大陸的“改革開放精神”已經遠勝於所謂的“獅子山精神”。

        “獅子山精神”成就再大,香港畢竟是一個沒有經過大的戰爭和動亂的地方,畢竟各方面的基礎比國內許多城市好得多。而“改革開放精神”則是將整一個國家由幾乎一無所有發展到現在的世界第二,舉足輕重,那個更厲害,還用爭論嗎?!

        現在香港社會的分裂和僵持,實質就是東西方“兩條道路”的對立。目前,這“兩條道路”的對決還沒有結果,因此香港社會的分裂和僵持也不會結束,進一步的混亂也在所難免。香港曾經是光彩奪目的美人,現在已經遲暮,或許我們有生之年,也將會看到她滿臉皺紋,彎腰駝背的樣子。這是宿命,也是自然規律,可以歎息,但不可能抗拒。

TOP

久違了 Brother GRH 。 師兄 一出現就寫出一長文, 自己當然要

進來支持一下 。 30號晚已急速地看過一趟, 不過要再細看、消化後,

才能稍作回應。 不過, 選擇中沒有[有些對、有些非對]或類似的類別。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多谢支持!

不过你说的那个选项,即使有也可能意义不大。
这会诱导多数人都选“有些对,有些错”,因为通常多数人对一篇文章总是不完全赞同又不完全否定的。这样就失去了投票的意义。

如果你大部分赞成,少部分不赞成,可以选1;
如果你大部分不赞成,少部分赞成,可以选2;
如果赞成和不赞成的大致相等,选3.

TOP

香港表面是自由經濟,但其實有很多隱性的壟斷普通人不易察覺,因為壟斷者不是政府。

  例如前段時間炒得沸沸揚揚的食水含鉛事件,調查的結果是有些承包商在修建供水系統時採用了含鉛的焊料來接駁水管。此時我才第一次知道,原來香港自來水管的接駁位和轉角位都是要用焊料(一般是錫)焊接的,而不是象我們那樣螺紋+生料帶,簡單實用。

  如果說這個標準是英國人留下的,而英國人當初制定這個標準是因為控制了馬來半島的錫礦,錫料供應充足而且便宜的話,那麼現在早已時移勢易,香港為何還要這樣脫褲子放屁??

  想來想去只有一個理由:這是方便香港的所謂“持牌水喉匠”壟斷生意。如果象大陸那樣簡單實用,那麼很多普通人都可以自己換水管和水龍頭,這些“持牌水喉匠”的生意必然大減,更不可能暴利了。“持牌水喉匠”們為了自己小圈子的利益,不斷宣揚水管必須焊接不能只用螺紋和生料帶的“道理”,而香港政府秉持“積極不干預政策”,反正大家都習慣了,也就不聞不問,省得挑起事端。


再譬如,香港人自己也有“狀商勾結”的說法。所謂“狀”指“大狀”,即律師或律師事務所(香港本地稱“律師樓”或“律師行”)。香港號稱是小政府大社會,政府權力的確小,但出現的權力真空由誰填補呢?除了那些大家族,大地產商和大資本家,私營特許專營事業(例如中華電力和香港電燈兩大電力供應商),自命不凡的媒體等等之外,律師和律師行也是很重要的填補權力部分。香港律師和律師行的地位和權力比國內大得多,例如所有房產交易都必須由律師行參與,認證以至收款付款。

由於律師和律師行高大上的地位,自然收費也十分高昂。2012年時我由於協助母親搞家族遺產繼承事宜去過幾趟香港某律師行。所有證明材料都是我們提供的,包括中國的,外國的,香港的等等。香港律師行在所有中國和外國的證明上打上“材料真實性由提供者負責”之類的字樣,在所有香港政府出具的證明上打上“經檢查此材料真實性沒有疑問”之類的字樣。然後該律師行出了個“證明”我母親做出過某某聲明,但聲明的真實性由她本人負責之類的檔,收費3800多港元。

我看了又好氣又好笑:香港政府的材料真不真實還用你去證明嗎??雖然也懶得和他們理論,但在我看來,該律師行所做的那麼一點點功夫頂多值300港元,哪怕考慮他們的租金和人工。雖然他們說其中900多港元是國內駐港的某單位收的,這樣算來,還有至少2500港元是虛高的收費。事實上我們在香港政府婚姻註冊處開的一個證明就是收費不到300港幣。


相關搜索目錄: 律師行

TOP

先在此提早與 華師兄說聲, 恭喜發財、恭賀新禧 。  其實自己也

並非是原廣東人, 更不是 傷港原居民, 雖然自己是在 傷港出生


可以說 李欣欣先生所說的是對也是不對。 不對的是我國決定收回 傷港時,

是沒有絲毫去破壞 傷港的打算, 包括經濟, 先鄧小平主席的一國兩制, 原本想先

用在 臺灣省身上, 最終是先用於 傷港; 因此傷港是有著突顯、試行一國兩制的任命,

我國焉會想去破壞它。 對的地方是 傷港會出現嘗試去抵抗中央的情G, 但不對的

地方是, 那所謂抵抗中央的原因並非是源於政制、法制和經濟上的不同; 真的原因猜

李欣欣先生 也許能預知卻在當時他未能直接寫出。 原因只有一字 - - - [間]或代理人


兒時, 包括伯爺、母親、老師和各長輩, 皆有教導自己, 我們是 中國人雖然 傷港暫時並不是

中國人的地方。 猶記得, 當知道 傷港要回歸後, 有一長輩提醒自己, 我們應要為能做回 中國人

而高興(大意是) 。 自己記得聽了後一笑因自己並不太喜歡去表白, 其實自己早想一腳把"陰

角人"(指白人政府人員)"伸"/送回老家。 自己對"陰角本土政府"憑其工業革命後、二戰中的所幹

各種"好事", 由書本上(些少)、老師所授, 已略知一二。


- - - 下續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一、香港在世界和歷史上的定位

[---所以香港不會淪為某些大陸網友所認為的小漁村,但它對中國內地的重要性和價值,

就如西方對中國的重要性和價值一樣,還將繼續下降。---], 這同意。 傷港 自被 "陰角"強

奪後, 就慢慢變成了 北非Casablanca/卡薩布蘭卡, 間諜之地。 是 先周總理同意不收回因

想留下一對外的小小窗戶。 在我國改革開放初時, 外資所憂慮和顧忌之處是法制上之不同、

資金的可流動性、基本建設上的未完善、電力供應不足(猶其是對設廠者), 而相比下 傷港則較

為完善而法制上更多為外資所慣用。 隨著我國的凌厲邁進之步伐, 以上的 傷港就僅餘下是法制

為外資所慣用。 如自己沒理解錯, 普通法與大陸法之差異, 是普通法中去證明被告有罪是控方責任,

即控方要提出罪證去證明被告是有罪。 大陸法是被告要去證明自己是無罪。 某程度上, 像左方駕駛

和右方駕駛之分別。


傷港 的人口多少和其本身的市場大小, 是絕沒法能與內地作相比。 若你是外資時, 除了上述因素外,

你會選擇那兒?



二、香港是幾時發達?怎樣發達的?

傷港 自所謂開埠以來, "陰角本土政府"原本只打算作為一補給站, 根本沒打算去投入資源

去開發, 所引入牠等的所謂法制就只是用來服務、控制當時在港的自己人、控制華人(難道

要引用大清律例於在港的自己人)。 香港的第一桶金是從何時、何來, 第一桶金的出現要有兩要素,

人口的驟多、資金的流入。 傷港 自剛開埠初至二戰之前, 原本人口本非多, 驟多的人口是始自於二戰,

而第一個移民高峰期是內戰和 新中國成立的前後。 傷港其實與 深圳珠海一樣(指它兩成為

經濟特區時), 是一移民城市。 只得人口驟多是不能出現第一桶金, 相反只會帶來社會各方面的壓力。

但在內戰和 新中國成立的前後所湧入的移民中, 他們有些亦帶來了資金和技術(以上海人為主, 技術

上是紡織和製造業)。 有資金、技術(當時製造業的技術是要大量人手)再加上有大量廉價人手(在 60年代

前, 傷港的就業率非高更當然沒有社會保障, 大部份人是手停口停), 傷港 才開始成為工業生產區從而

賺到第一桶金的由來(可惜, 當時沒有重工業技術的流入)。 在 1979, 先鄧小平主席 的改革開放,

確是 傷港的另一次機遇但亦因此令幾乎所有工業絕蹟。 稍為慶幸的是, 約在 70年代初, 傷港步向

金融業發展, 第一次股災就是發生於此時期。


在我國改革開放的匯率上的因素, 確是令 港人多回內地去消費的原因之一, 但就只限於很鄰近 傷港之地。

其實先不論匯率, 光只是兩地的生活水平、指數上之差異, 亦足以令港人多回內地去消費。


- - - 下續


[ 本帖最後由 Das Reich 於 2016-2-6 03:51 編輯 ]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三、香港幾時開始衰落?標誌是什麼?

先略談甚麼是[獅子山精神]。獅子山是座落於九龍半島內, 被開埠以來 傷港根本

沒有太多開發、沒有高樓大廈(在 以上之二, 已略提原因), 絕大部份一般普羅大眾

皆住於半島上的平房區、木屋區、山邊山上的寮屋區, 每天出門歸家時, 市民必看到

獅子山, 亦即是同住在獅子山/獅子山腳下。 當時(指50-60年代)就業率非高而市民有

任何生活上的困難, 根本不會祈望政府會去幫助、亦不會向它求助而當時的政府也沒

太多錢、沒心去服務市民, 它首要是去弄得在港的"陰角人"覺得滿意。 因此, 當時他

們就只得互相照顧、互相扶持、守望相助,好讓大家活得好些, 雖然有很多市民視自己為

傷港 的過客(指退入 傷港的國民黨士兵和一些大亨、上海大亨)。 這就是[獅子山精神]

的由來。 至今, 這種精神雖非是蕩然無存, 卻已所剩無幾或早已被稀釋得啖而不覺。


傷港 的衰落是始於、埋藏於"陰角本土政府"不得不向 先鄧小平主席屈服, 簽了那份

備忘錄。 正如"陰角本土政府"一向的作風, 在不得不從殖民地撤退時, 就務必先暗地堨h

弄死、弄臭當地的經濟。 手法不外是在撤退前, 引入甚麼"吻豬"、"豉油"、三權分立, 培植

當地一些"人"去成立政黨(這些東西就是間); 利用當地人因有種族之上不同、宗教上之不同

(如有)而去製造當地人之間的分裂(印度 就是一典型例子)。 標誌是 "肥彭"的上任。 問題是

有些人不懂去細想、分析、思考更不想去面對, 為何"陰角人"要在臨撤退前才去引入"吻豬"、

政黨政治而不是在剛成立殖民地時就推行。 開玩笑 , 給你們當地人一人一票、"吻豬", 那豈

不是讓你們把尊貴的"陰角人"趕走, "陰角人"要統統西歸 。 師兄 所提的"傳霉"集團就只是間。


- - - 下續


[ 本帖最後由 Das Reich 於 2016-2-6 03:55 編輯 ]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四、香港衰落的原因是什麼?

衰落的原因並非衹得一個, 在以上之 二、三已有提及, 分別是在 1979, 先鄧小平主席

的改革開放, 雖是 傷港的另一次機遇但卻令幾乎所有工業絕蹟。 這點自己覺得雖是原因,

卻非一致命原因。 可以這般去想, 要是 傷港仍有製造業、工業但在售價上太高而導致沒

市場時, 工業亦會最終消失。 大多數生產商會向生產成本相對較低的地方作投資, 這情況

在約十多年前已在我國內地出現。 另一主因是 "陰角人"在不得不從殖民地撤退時, 就務必

先暗地堨h弄死、弄臭當地的經濟; 手法不外是在撤退前, 引入甚麼"吻豬"、"豉油"、三權分

立, 培植當地一些"人"去成立政黨 。 這些"人/政黨"去弄死 傷港的手法(前期)不外乎是

在議會上去拖慢、拖垮政府的施政、大型機建項目, 令政府在任何事情上寸步難行; 去分裂

族群。 後期的則是利用前期所做出之"好事", 誤導、引導民眾的怨氣直指政府, 繼而引爆

大型暴動想去推翻政府、想把 傷港又再從祖國分割出去。 相信 師兄對前期、後期之事都

清楚吧猶其是後期之事發生於 2014年的[黃巾之亂] 。 而前、後期的手法, 就是 老尾

的[False Flag Operation]內常用, 包括 中東的所謂顏色革命阿拉伯之春烏克蘭幾乎內戰,

皆有這種手法。   


"陰角人"在要返歸前, 亦一如往常在 傷港作巧取豪奪, 把銀兩運回"陰角", 計有興建新機場、炒

熱房地產之等等。


- - - 下續


[ 本帖最後由 Das Reich 於 2016-2-17 15:59 編輯 ]


相關搜索目錄: 投資 房地產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五、香港的前途如何?

先簡單地去說, 衹得三字曰 : [ 清君側 ] 。 就是軟件上務必盡快去確立

第 23條法例 和 政黨法。 因有第 23條 和 政黨法後, 牠們就絕不敢再作造次,

例如公然去鼓吹甚麼 傷港"毒辣"、傷港"見割"、收受外來資金之等等; 即先去

其蟹鉗。 硬件上可參考 1939年和或之前的 德國(情報戰卻在很早前已有) 。   


沒有牠等之存在, 傷港才能再專注於民生、經濟、前途之正常發展 。 所謂

[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或曰 :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世事本無常但循環

不息, 有其軌跡; 沒有一城市是歷久不衰, 它們皆依著其軌道而行, 傷港亦不能

作例外。 問題是若興替不是出自其本身軌道, 而是由妖獸牠們所造成, 則是沒

有任何政府所能容忍。  


相信 中央仍會緊密去支持 傷港的未來、"關懷"其不正常軌道的運作"者"。      


- - - 下續


[ 本帖最後由 Das Reich 於 2016-2-18 15:02 編輯 ]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不見樓主 ?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發新話題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網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 1997- Xocat.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