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介:| Web Hosting | Cloud Server | Server Hosting | Server Colocation | Responsive Web design | Flower | Email Hosting Service | English course |

發新話題
打印

續後行動。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罷課又如何

港大 內的黃巾賊繼續小童撒野, 見還救不了那隻 塵教授(牠們的"屍髮"覆核,

暫仍未有進一步消息 ), 把矛頭指向 李國章身上於昨天 20號 星期三

去進行所謂罷課, 更想修改大學條例去取消 特首擔任校監的安排 。   


牠們以為憑罷課便能去推翻一切, 罷課會為 傷港和大眾帶來有何影響 ?  

在新聞報導中, 有一雌性"學生"表示自知罷課是沒作用, 但牠們已沒有別法

其實是有的, 牠等既然對校內諸事不滿, 可以退學再另找一所能讓牠們去胡作非為、

把持的大學、或自焚也可以


牠們去罷課只會是浪費牠等自己的時間、浪費納稅人的金錢外, 更會令捐款給大學者,

覺得他們的捐款是白白地給這班腦殘"學生"浪費了 。 牠們這樣做僅會為 李國章去站臺,

証明了 李國章批牠等的不務正業是正確的, 真的是腦殘到無以復加


在牠們的第一天罷課當日, 有約十名老人家到場去抗議牠們的罷課。 這些老人家是誰, 不用多說了,

只又說是做法正確 。 莫讓牠們去覺得真的是能為所欲為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港大 第二次[黃巾之亂]

牠們在 26號 星期二白天, 趁 李國章首次主持校務委員會會議時, 在會議所在大樓

外示威, 這趟牠們沒法再衝入會議場所內, 而期間有另約數十人走來與牠們打對臺, 去表示

支持 李國章。 哈哈, 我方又再做對了


到了晚上約 八時許, 牠們知道會議散會, 便隨即衝往停車場, 說要尋求與校委對話, 堵塞大樓

通往停車場的出入口。 從新聞報導中看到的過程, 牠們的手法、行為、作風, 十足十和 2014年

的[黃巾之亂]是一模一樣包括撬開會議所在大樓的大門, 只是規模小而僅是發生在 港大

這趟領隊的是 涼厲割, 牠們的作風、行徑有那些是會像大學生 。 鏡頭前見當 李國章步出

會議所在大樓, 牠們大嚷時竟見到一隻物種用手指指向、著他數次。 即使若大家互是平輩作交談時,

也不能用手指指向對方, 更可況對方是長輩、是教職員身份。 連這些極為基本的禮貌、禮儀也不懂,

牠們憑啥去當大學生 , 去 砵蘭街當小混混恐怕也未必有資格 。  


若牠們真的是日後 傷港社會的"支柱"、未來的"楝樑"時, 傷港 會變成怎樣, 真的不敢去想像

牠們的胡作非為當然不能有任何得逞, 只會令廣大市民覺得牠們是在浪費公帑、不務正業、讀 - - 。

簡單地去說, 牠們是丟人現眼


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166546

[ 本帖最後由 Das Reich 於 2016-1-27 23:09 編輯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請嘗試多貼文章獲取積分,積分超過 120 或特定用戶組方可查看.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剛到陣便展開猛攻的指揮官

他當然就是 李國章。  從新聞報導中他在昨天 28號白天 星期四, 就 26號

星期二白天開始發生的 港大 第二次[黃巾之亂]於校外舉行了記者會。  會上

他狠批和直指此次之亂是由"公文袋"在背後煽動(如沒記錯, 他之前已說過一次), 那隻

所謂學生會 "會長"是一"大話精"(即一慣常說謊者), 更說明警員在受到召援、求救時,

當然有權去進入大學內和任何私人地方, 向一在場發言/發問人士關於要去譴責到場警員表示,

他/她應要為此去反省, 好, 他狠狠去捧打此腦殘發言/發問者(似是一記者), 真的是狠、準、

(當然, 有些地方是警方也是未能/即時入內, 例如軍營、各領使館和其官邸,

但若以上之地如發生/傳出命案時則不同)。  



相關搜索目錄: 學生會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孤軍突入

李國章 一到陣便展開猛烈進攻, 當然是我方高層所下的硬命令, 而其最主要

行動目標則呼之欲出了, "公文袋"(成員絕大多是 港大"校友")和校內的妖孽 。 不過,

本大將軍稍為覺得他有些少作孤軍突入、冒進之舉(並非指他全無後援), 他推進得稍為

急速一些。 當然, 軍事上有時冒進急進並非定是壞事, 以 鄧寇克/敦克爾克大撤退(Dunkirk)

為例, 當時 德軍的裝甲師因推進速度太快, 把步兵師遠拋於其後。 據說, 希特拉就是怕裝甲師

因孤軍突入而反被對方所包圍, 故命裝甲師停下來去等候步兵師。 就是這一停, 令對方約 34萬人

逃脫而成為後來 諾曼第大登陸/D-day的其中一主力。 事後孔明, 如當時 希特拉敢讓裝甲師冒進,

歷史有機會要改寫了(其實裝甲師也有步兵的, 不過為數非多而他們是用於坦克車和步兵協同作戰,

專門於摧毀對方的反坦克車人員和反坦克鉋、保護己方的坦克車等等, 即裝甲擲彈兵)。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被突入, 黃巾賊有些進退失據

在 29號 星期五白天, 眾黃巾賊首領對 李國章於 28號的突入, 作出

急急而有些進退失據的回擊。                                                      


那條 魚肉霉說(大意是), 牠們沒有能力去煽動群眾(應是指那些"大學生")。

漏洞 : 不清楚牠的沒有能力是否包括了不懂、不識得怎去煽動群眾, 眾人

皆知[政治科學]這門必有包括如何去煽動、帶動、引領群眾這一課, 即是所謂

[群眾心理學]。 嘩, 一個政黨的頭頭竟然不懂[政治科學]、黨內亦沒有"人"讀過,

那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政黨, 群眾再憑啥去支持這個政黨


那隻 涼瓜結更不堪, 關於操控 涼厲割之事牠說(大意是), 現時連父母亦沒能力去

操控子女, 牠怎能操控別人 漏洞 : 父母是要去管教好子女, 而非去操控

子女 。 可能牠真的是會、想去操控牠自己下面個"代"。 噢, 是牠自己的下一代。


醬撻鳴 為那"大話精會長"作護航說(大意是), "會長"沒有說謊因牠當晚說 校委會沒有

即時成立檢討小組, 而 醬撻鳴引述 校委會已通過成立 檢討委員會。 漏洞 : 醬撻鳴

似是推那隻"會長"去死多過去替牠作護航 。 不是即時成立便是等如去否決, 而

醬撻鳴 的作護航則反而證明了"會長"犯了保密法, 雖然牠早已非首趟知法犯法去

泄密 。 "會長" 則對李國章的指控說成是"抹黑", 一軟弱無力兼跑龍套的詭辯


孽見猿 則只能說(大意是)是大開眼界。 漏洞 : 整個作亂之過程, 早被群眾從新聞報導中

所目睹。 牠這樣睜開眼睛說謊話, 反而令群眾覺得真是大開眼界 。     


從牠等以上的急急胡亂回擊, 可以看到牠們實在對被突入時, 只得亂作一團、有些手足

無措之下而致有些進退失據


李國章 同日對牠們的反擊作出另一有力的再猛攻, 他說群眾能看到當晚的作亂過程。 好,

又一狠狠的、準準的刺中 黃巾賊

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166856


[ 本帖最後由 Das Reich 於 2016-1-30 04:35 編輯 ]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把群眾的目光、思考引導到一些對自己不利之處

要先談回在 29號 星期五白天, 眾黃巾賊首領對 李國章於 28號的突入, 作出

急急而有些進退失據的回擊一事中, 漏了那隻 涼瓜結的回擊內, 另一漏洞。


牠說(大意是), 李國章 在上任後對 發生於 26號 星期二所作之言論, 皆

因他是有政治任務在身。 漏洞 : 哈, 牠這次罕有地去說實話, 當然牠認為是對

牠和 黃巾賊有利時才會說。 我方就正正是要 李國章揮軍向牠們猛攻。 涼瓜結

以上的[政治任務]之說是一漏洞之餘, 更是一腦殘式的敗筆 。 給牠這一說, 一

些平時不細想的群眾就會去想, 既然 李國章所做的是因[政治任務], 那麼牠、黃巾

賊與"公民袋"在 港大 所幹的是為了甚麼、會否亦是一政治任務, 但牠等的老闆是

?  那會有"人"想去誤導群眾時, 卻偏偏把群眾的目光、思考引導到一些對自己

不利之處 。 正常的做法是要誘導群眾的目光、思考遠離一些對自己不利的地方

才是。 看來牠真的是不懂[政治科學]兼極度腦殘, 老外的顧問又要花時間去給牠作

訓話、再訓練

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166856


[ 本帖最後由 Das Reich 於 2016-2-1 16:27 編輯 ]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黯然落幕的罷課

始於上月 20號 星期三的所謂 港大罷課, 在昨天 31號 星期日由那隻 涼

厲割宣佈終結了 。 正如自己所道, 牠們(並非是全校學生皆參與)罷

課不會為 傷港和大眾帶來有何影響, 只會是浪費牠等自己的時間 。 牠

們見改變不了任何事情之餘, 而更見到在 26號 星期二那趟校內第二次[黃巾

之亂]和第一次的一樣, 並不能獲得市民支持外, 更惹來比第一次的還更多負面

批評, 只好黯然落幕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真不愧為讀法律系

馬斐森校長 表示, 牠們在 上月 26號 星期二晚的行為, 令他擔心因人群

擠逼會發生像 89年他祖國發生的球迷人踏人慘劇。 那隻 涼厲割在昨天

31號竟狡辯說道(大意是), 兩者是不能相提並論因當晚只是"大學生"在

集結, 而 89年的慘劇是因警方到場、處理時失當才發生 。 哈哈, 真

不愧為讀法律系, 整個狡辯中用了移花接木、移形換影、以古諷今的手法

想去誤導群眾; 想為當晚黃巾賊所幹去開脫 。 可惜牠就是未能有爐火

純青之功力。 當有人/"人"群集結、擠擁在一起而情緒猶其是被煽動而高漲時,

不論集結、擠擁在一起的原因是甚麼, 就會有發生人踩人的風險; 即是人踩人的

主因必是人/"人"群集結、擠擁, 難道只有三數人身處在一個有足球場面積般大的

地方會發生人踩人 ?  難道 涼厲割想說因牠們的集結原因是和觀看賽事的不同,

所以不會發生人踩人慘劇而由此牠認為兩者是不能相提並論 。 啊, 因為是"大

學生"在集結、擠擁所以便不會發生人踩人慘劇, 而其它非大學生的集結、擠擁, 才會

發生人踩人慘劇。 真的是"大學生"萬歲 。 牠更提 89年的事有警方到場, 想去借此

誤導群眾若日後 港大再有"大學生"在集結而警方到場後而不幸有慘劇發生時, 責任不在牠們,

是到場的警員 。 牠這招是心理暗示法, 比起 大舊衰、蝗無名所耍的高一至二級, 但問題是

為何會有人去報警求助

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167099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為被告作答辯的判詞

在昨天 19號 星期五, 關於 2014年6月 立法會審議新界東北撥款期間的"示

威者"衝擊立法會 一事終於有判令, 各被告被判 80至150小時社會服務令 (

是關於前頁 大言不慚的被告 第 124樓)。   


裁判官 在判詞中說, 考慮到案中被告的出發點是"為"別人的利益"發聲", 明白

被告的目的"不是"傷害別人, 事件中沒有人命傷亡和少量財物損失是十分幸運,

案中的被告清楚刑責, 願意承擔法律的後果,又表示預計到被告對自己的行為

沒有悔意
, 代表他們有堅定的立場


說這是判詞, 倒不如說這是替被告作答辯才真 。 裁判官 是基於何數據、物證

例如授權書、會議紀錄等去"相信"牠能代表別人 。 "不是"傷害別人, 連赤手空拳

亦被能視為武器(80年代一演員事件), 更何況牠等那晚之行徑皆被新聞報導直播,

市民皆已看到; 裁判官 沒看到 ?  被告罪成卻沒有悔意時, 一般都被因此去重判

被告; 而不會理會被告的立場 。 啊, 有堅定的立場就能任意妄為、妄顧他人

之安危 。 刑事罪罪成而沒有悔意卻因有堅定的立場、代表別人"發聲", 所以被告不

用坐牢; 會否成為之後的刑事罪判刑的案例 ?
  
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169234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法律公平?

非關政制,只問是非! 如果按反中反政府H自稱民主派論調,香港問題(當然包括法律唔公平啦!),都係回歸H錯,強國H錯,政府H錯,而家香港司法界應該係全面親中,阿爺想點判D官就點判! 點解實際清況又無按佢地logic哩? 自從法官(係英治時代任命,同北京無關係!)姪女掌摑案到占中份子輕判甚至無告上庭,都係親英反華赢哂! 班民主派都好多大狀咖,點解又無人走出呢講法律不公呢? 再講一次- 非關政制,只問是非!  大家不妨先放低國家民族,政見黨派,單純咁以事論事,有D人可以簡單粗暴咁將香港問題指向中國,大家係咪就好單純咁接受呢? 法律係文明社會基石, 立法會係香港權力機構,中國政府有冇用乜野方式方法影響甚至操控,大家睇下結果囉! 如果立委拉布而司法唔拉人都仲要講係中國政府指使H,我真係無話可說!

TOP

竟有六萬六千多票

昨天 28號 星期日的 新界東立法會補選, 我方以一萬多票之差而落敗 。  

自己所聚焦並不是我方之落敗, 而是那 [笨土吻豬]雖然未能得逞但竟有六萬

六千多票 , 比自己選前所猜測的要高。 當然, 這次的補選投票率是百分之

46.1, 計算上仍有百分之 53.9的選民沒表態, 而選舉很少會有百分百的投票率。

那六萬六千多的人/"人"當非全是 [笨土吻豬]的成員, 但竟會去支持一班暴畜、要

甚麼"笨土"; 雖然很難去確定這六萬六千多票是因出於何考慮, 是真心的、是當作

兒戲的, 但無論如何我方要注重。


這次補選坊間有說法, 是九月選舉的一寒暑表但自己認為僅可作參考, 因七個月的

時間, 有太多存在可能的變化。


由現在至九月, 自己衹覺是暴風來臨前之寂靜期, 猶其是牠等罪成而要去坐牢時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剛睇到報導,哩位自稱民主人士講:-

今日我哋咧6.6萬人授權,證實主流絕對唔係大晒。
OMG,我有限H知識話我知,民主好似係少數服從多數喎? 幼稚園選班長開始就係咁樣喇,據說新界東補選應該一樣; 如果按佢H講法(sorry 真係唔可以用邏輯去形容佢講H野!) 咁點解佢要出呢選? 雖然無邏輯H思維我真唔曉,不過試下分析幾個可能喇:
1)佢只係假民主,實際係非主流真暴力!
2)據說以廿幾日時間成名,而家仲有六萬六人選佢,小人得志,語無倫次!
3)其實佢好唔順7號,又要扮大方!
4) 口誤: 將佢內心極權主義講出呢,認為主流或非主流唔重要,重要係佢大晒!
BTW 希望大家明白,今次選舉投佢一票同授權係两個概念!


相關搜索目錄: 幼稚園

TOP

引用:
原帖由 Yllonerone 於 2016-2-29 23:13 發表
- - - 4) 口誤: 將佢內心極權主義講出呢,認為主流或非主流唔重要,重要係佢大晒! ...
牠們在 大年初一晚之[妖猴亂舞]後, 已講過(大意是)別人的看法是如何已不重要, 牠們衹會

幹牠們要幹之事 。 即是以上的第 4點。 師兄 你漏列第 5點, 食老之祿、擔尾之憂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未登天子位, 先置殺人刀

那隻"笨土吻豬"的 涼癲畸在 1號 星期二新聞報導鏡頭前, 語無倫

次、前言不對後語、大言不慚說(大意是)牠們已有一席位, 雖然未有

議席 。 更在說泛民、我方都是牠們希望擊敗的對手時, 面容囂張跋扈

(可惜牠期間有突舌)。 衹得六萬六千多票而卻仍未得逞, 便足以令牠這麼

趾高氣揚、大放厥詞, 若今年九月牠能得逞, 豈不是要萬人向牠作跪拜

牠的修為似足那隻 逃緊伸 。     


當然, 牠以上的語無倫次之目的, 除了作自我感覺良好, 還有是要去麻醉、痲

痺牠等的腦殘"豬持者"外, 更要向公眾擺出我就是"蝗"的架勢, 姿態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所謂上帝要其滅亡,必先令其瘋狂! 反過來講,有D友顛狂先攪到地方滅亡!  好多人已經被洗腦洗到歇斯底里,談共色變,如果你阿爺個代被人迫害過都有少少原因啊!不過佢地話係本土喎,起碼三代都係香港出生先算本土吖?佢地點被大陸迫害?  人云亦云,唔經大腦(假設佢地有!) 真係比班友上位,香港就自慰金剛—玩X完!

TOP

回復 140# 的帖子

牠們其實就是用玩文字去蠱毒一些腦殘癈青、腦殘恐共者猶其是一些

上了年紀的 。 從來 傷港就用[本地]去形容發生於本港之事情、人, 牠

們故意用[本土]一詞其實不外想硬要去制造出族群"有"不同, 繼而憑此去令

自己人之間的分裂 。 先不說那些在港的少數非 漢人族群, 本港 的

大多數居民, 先不論是否 傷港原居民, 就全是 中國人


為甚麼牠們硬要制造出有族群之不同 ?  原因是 老尾的[False Flag Operation]

中一必殺技, 就是利用某一國中的種族、宗教上之不同, 去從中加以挑撥以達成

去分裂、顛覆某一國的其中手段。 既然 傷港的大多數居民全是 中國人, 沒有種族

上之不同, 所以就要去造出一[本土]族


那隻 涼癲畸被人發掘到, 原來牠跟本不是本港出生, 真是[no land]土


- - - 下續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回復 140# 的帖子

談談何謂 傷港原居民, 當然這沒有甚麼科學上的界定, 卻可用歷史上去

區分。 一般 傷港原居民是泛指 傷港被 陰角人強奪之前, 就已經在 傷港

居住的居民。 新界的 ?、? 和 大嶼山?、姓者

就是 傷港原居民。 其餘因各種原因和於各年代, 才到 傷港居住以及其在

傷港出生的下一代及以下, 皆不算是 傷港原居民而衹是 傷港的移民和移民

的下一代、後代而矣。 現時很多很多 傷港居民皆衹是移民和移民的下一代

包括自己


傷港原居民根本就不多, 這情形和 深圳珠海是一樣。


[ 本帖最後由 Das Reich 於 2016-3-15 15:46 編輯 ]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移形換影

在 上星期二 15號, 港大 的所謂"鶴苑"登出一文章, 大意是說 2047年是

本港的第二次前途問題, 要"毒辣"(獨立喎)、中央沒有信守承諾確保一國兩制

要靠這一代的年輕人做抉擇 。 此等廢話、瘋言瘋語當然招來各式批評。

本想不去替此等笑話作曝光, 但牠等之瘋言瘋語、笑話中, 暗藏些少誤導與心

理暗示成份 , 所以姑且略說一二。                                                                        


自己當然不會去看牠們的"萎論", 但從新聞報導中, 沒有提及牠們有為

[中央沒有信守承諾確保一國兩制]這點, 提出任何理據。 最重要的是,

牠們認為 傷港日後的所謂"前途"問題, 抉擇權、話語權是衹在牠們的手,

其他人等皆要聽命、唯命是從於牠等, 因[本港的第二次前途問題, 要靠這一

代的年輕人做抉擇] 。 問題是牠們忘記若 31年後牠們沒有騎鳩歸西時,

牠們大多已是過半百之年, 那時牠們會被稱為"old cake"、老餅、老嘢矣

牠們能說清, 31年後的 傷港就衹能憑現時的牠們去把持的理據


相關搜索目錄: 笑話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馬騮也參選

昨天 20號星期日, [學淫私嫖]宣告解散而分拆出兩組織, 自己還想去

分析牠們究竟背後有何玄機


到今天 星期一, 原來是那隻 癲瘋要參加今年 九月 立法會的選舉, 牠

為何會這樣自信 ?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完全沒有無線電通訊

自今年大年初一的[妖猴亂舞]之後, 牠們就似安靜下來而沒有丁

點兒營級或以上的活動, 期間祇有一些騷擾之舉例如空喊"毒辣",

稍為弄得算是有些微瞄頭的, 就是所謂"同行同檢"。


當然牠們之中是有些是有案在身, 至未敢再造次, 卻未至於全部

靜下來 。 仍是推斷牠們是按兵不動, 保留實力至九月的選舉

前後。 這刻自己就認為是敵方完全沒有無線電通訊, 暴風雨前的

靜寂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丁蟹上庭

趁著這趟難得的靜寂期, 談談一些笑話 。 首先就是在 14年向特首投擲玻璃杯之事,

在上月中開審了。 被告就十足是 丁蟹一樣, 不去聘請律師而選擇自己去作辯護, 連盤問

證人的方式也似足 丁蟹 。 不知道若牠被判罪成時, 牠的反應又會否像 丁蟹一樣


表証成立

在本月 5號 星期四, 傳來一中性而略帶少少高興的消息。那隻先撩者賤的東西, 被控在 14年

[黃巾之亂]期間襲警等之事, 被判表証成立 。個人認為, 牠襲警的新聞片段比起牠"被襲"的片段,

是明顯、清晰、有力得多。


[ 本帖最後由 Das Reich 於 2016-5-10 17:10 編輯 ]


相關搜索目錄: 笑話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咎由自取

今天 26號星期四又傳來一小喜訊, 就是那隻於 2014年[黃巾之亂], 龍和道干犯

襲警、拒捕的東西, 被判罪成 。 牠當然可以去上訴, 但在本大將軍眼中,

這消息祇是猶如射殺了敵方一名小班長而矣


早在上篇說了, 牠襲警、拒捕的證據在新聞片段中是頗為有力, 而自己在當年寫的

[我眼中的黃巾之亂]內, 於事發後不久曾提醒牠們要適可而止, 可惜牠們的頭領卻

偏要三分顏色去上大紅, 硬要推牠去死 。 不知當牠要去坐牢時, 會有多少

安家費


[ 本帖最後由 Das Reich 於 2016-5-27 01:05 編輯 ]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來吧"兄弟"、你當烏龜

今天 30號星期一, 那隻穿了西裝亦祇不過予人[豬八戒照鏡]的襲警、

拒捕的東西, 被判入獄共五星期 。 好是好, 但實則得約 30天的刑期,

太過便宜了牠


我方應會在"酒店"內安排好一切, "恭迎"牠的"大駕光臨" 。來吧兄弟,

給我每天"好好的“去招呼牠 。 至於牠的頭領, 相信會流著兩行鱷魚淚在

為牠送行時說, 為了"吻豬、豉油"、我們的老闆, 你安心上路吧 , 不過心

中則暗笑道, 正一低能兒, 才會去動手, 來吧"兄弟"、你當烏龜


此篇的標題是改自內地一電視劇[戰神]其中一曲之歌詞, 原來的應是

[來吧兄弟、乾了這杯]


[ 本帖最後由 Das Reich 於 2016-5-31 17:26 編輯 ]


相關搜索目錄: 酒店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這回牠們學乖了

這回牠們已不敢再像上次一樣, 在被告獲判罪成後不敢大喊"狗官",

在宣佈刑期之前後, 亦不敢公然去恐嚇法官 , 皆因不是牠們開始懂

得尊重法律, 而是因牠們在上回所幹的招來一面倒的唾罵, 更怕牠們

自己會走去當烏龜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TOP

回復 149# 的帖子

吹水啦你,你唔見黃兄今年初二率領班義士,狠狠地k o班巡捕,當曰我以為佢在警署會斷幾條pan骨出返來,哈。。點知冇,仲堂堂正正,無穿冇爛咁鶭絡p行返出來,毛都冇少一條,你班巡捕點做野呀。
心繫家國
天佑我皇................God save the Queen

TOP

發新話題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網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 1997- Xocat. All Right Reserved.